山鄉舊事

(一)引言

我的家在一群山抱的地方,富的土地了我足悠的日子。由於非常偏,我著世隔的日月。

今年夏天,在我四十生日的那一天,我才第一次到了山外的人。他是一山作的中年作家,到天正上村人我四十大生日,他也跟我一起吃了一盛的食。席,他提出在村租一房子住些日子,村人立刻鼓他住在我家。看著白白的小男人,我毫不豫的就答了。

在山,女人了四十就完全自由了,只要把家管好,村人就不在指我的任何流事,所以四十生日是一大日子。

我在四十生日的天就招了一城的文化人住在家,村的婆娘慕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了。每天早上都有一大堆婆娘到我家,著我要昨晚的流事,可是我有半流,作家只是吃和我在一起,其他要自己在屋子字,要一人去湖散步。平遇到也只是貌的打招呼,一辣的眼神都有。

平的日子了七、八天後,一天中午我去他送水果。他的房半掩著,我推去,他一人背著坐在椅子上。我悄悄的走近他,的他正在著眼睛手淫。一根巨大的具和他小小的身子很不相,黑黑的物在五指成的中出,大肉球完全露在外面,著手指回晃,我看得呆住了。他的呼吸越越快,手指的奏也越越快,我感到一股的液我的中慢慢流了出,我的液越越多,一直流到了膝。

突然,一水果中掉到地上,出巨大的。作家一,身子向我的方向,他的具也直直的指向我。就在,一大白白的西他的男根出,在手指不停的跳,精液也一股又一股的出,出的白液大部份落在我的大腿根部,一小部份撒在我的和鞋面上。

我四目相望,二人的都通了,尬的僵在那。回神後,他忙拿一要我擦拭,他的手到我的大腿根,隔著子碰我的唇,我一下子高潮了,一大股液淌了出,我的腿也抖了起。作家意到了不妥,只擦了一下,就把手我。

我接手,低看看自己的大腿,只白白的精液在深色的子上特明,我的液把大腿弄了一大片。了和氛,我一擦拭一「好的西,多少女人做都想要,就浪了多可惜。」作家一,孩子般的笑了。

擦完自己,看到作家的露在外面忘了收起,我就用同一他擦了起。握住半半硬的物,我一擦一揉蹉,黑黑的西一下子又硬了。作家站起,的抱著我,把我拉到床,的放倒在他的炕上,我的衣服被一件件慢慢掉。

我於全裸在床上,他三下除下自己的衣裳,一下子趴在我的身上。他硬梆梆的在我的部,可是他不插入,而是始我的乳房、脖子、耳、唇。他的的唇遍我的上半身,他用牙咬住我的乳,我一下子高潮了。

然後,他始我的嘴唇,他的舌在我的口中出出,他的手指同摸著我的核。山男人女人都是直奔主,最多是用手指在女人的道口摸下,摸出水後就用物始大力抽插。四十年,有一男人像作家如此柔的我,半小我高潮了三次。

最後,他於把他的大插入了我,我的抖了一下,集中全身精力始享受他的插入。想到,他的大物是如此不,我跟上他的奏,他大叫了一就射在了我。感著他的在我的道一下下跳,我有一憾。

射精後,他的具放在我,整人在我身上休息。我始收我的道,用道包他的,他的抬起看著我,下面又一次硬了起。我收著,我的身子都一不,只有我的道用力摩擦他的物,很快的他又射了。

他才跟我了第一句「我只在上看到有的女人,想到在山遇到了你的奇女子。」我山人的奇事多啦,你要慢慢去。」

(二)作家的回肉

自和住在我家的小子作家有了性事後,我的日子的更加有趣了些。平日,我的丈夫著子去田里作活,公公去和他的老夥伴下棋聊天。女上走後,家就剩下我人,我每天都要上一子。

作家的巧舌和的嘴唇我著迷,吻就能我在他抖著高潮次。我山女人不知道舌和唇能男女性事大的趣,特是他用牙咬著我的乳,一手揉著我肥大的乳房,另一手在我的核上摩擦,我的液就一股股不的流下,有著小腿浸我的子。

作家,他不知道女人的小穴流出多的淫水。我告他有男人像他我的乳和唇,作家大山人不得享受物,而後我更加倍的柔了。

唯一的憾是我有作家的具那得到真正的高潮,他的巨大的肉插入我的,我整道都能感到的,著他的抽插,我身心深的喜被醒,他就射了出。每次我都把他再次醒,我的躺在那,身子一不,他的的物被我的道一下下按摩著,硬了起,然後在我的。

他起了名字,叫它「起死回生」,看得出,起死回生是他的最。然渴望著他的大能我烈持久的抽插,可是我的起死回生能心的男人快感,我也心意足。

作家的房和我的睡房中隔著一公公的睡房,管得,他是能到我被丈夫插得哇哇大叫的淫。他告我,自他住在我家後,每次到我的淫叫,他都我。他我每次都叫上半小,有甚至四十分,而他的大具有我叫一次,他恨自己的中看不中用。我忙告他,我每次都很足,只是不知道什我和他在一起不叫出。

我告他,男人的物看起都差不多,但各有巧妙。我的丈夫海海,他的身子得像石,但物比你的小很多。每次硬起,他的得手,而且硬得像棍。我的身子早已了每每刻都在等待他的插入,每次他把他的硬肉棍在我的屁股上,用手在我的部胡摸上下,我的就立刻出水。然後他就翻身上,一下子就全根入我的小穴,狠狠的抽插。

我跟上他的奏後,巨大的高潮就不停地,然後著他的一下下插入,我都情不自禁的叫出。我就全身,一句也不,全神注在方的物上。他就一刻不停地猛插,十分,每次我也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次高潮。

除了婚那年,我很少在他身上使用起死回生,因每次做完後他都累得散了架,上倒呼呼大睡。

然海海的具我巨大的足,可是他要我的次越越少,我天天都想要,他每隔四、五天上我一次。可作家你的是,它像小球,一碰就硬。我天天看它在我面前硬起,有一天硬上三、四回,真是的不得了。

我海海的西像烈酒,喝了,可是不能天天喝;作家的像水,喝起平淡,天天喝得著,我要是同有丈夫就好了。作家後,笑我是淫。

一天中午,我正在房和面午,海海突然田里返回家拿工具。他家後不去找工具,直接到房找我,我的手插在面盆,手上全是。回看到海海的的,被硬起的物起了一大篷,就知道他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什野女人的刺激。

我要什,海海就走到我起的屁股後面,一下子把我的子褪到跟上,我的白白的屁股全露了出。然後他掉自己的短,勃起的在我的道口,手就在我的大腿根附近摸。我不要,流出了大的淫水,弄了他的。

他用手分我的唇,硬硬的肉棍一下子後插入我的小穴。我家有客人,他一猛插,一「怕什,作家又不是小孩子,事他早了。」

我著腰,手浸在,身著海海的抽插而前後晃,像是在揉面,子很是滑稽。

正在,作家突然推到房拿西,到景,他一下子楞在那。我的得通,手和屁股都被住了,身子不了。海海作家打了招呼,物不停地抽插,而且更加猛烈,二肉球打在我的屁股上,出「啪啪」的。

作家愣了一,然後悄悄地走到房最,拿起了一水瓶,他慢慢的往後退著,眼睛一刻也有我的屁股,盯著海海的硬物在那一一出。

就在,我突然有了高潮,一下子大叫了出,作家了一跳,愣住不了。海海此插得更深了,每插一下,我就叫一。我很想憋住不出,可是我的在不我的控制。作家在我有奏的叫中倒退著了房,不一,海海大叫一,在我的深射出了大量的液。

海海著我得意的笑了一笑,抽出他那的肉,拍了拍我的屁股,我拉上了子。可能不好意思上到作家的面,海海拿起工具就了。

我正要揉面,作家突然又了,想起才的景,我的一下子得通。我了一句「你笑了」,作家就向我,他像是了一,三下就把我得精光,他自己也光了,也不管我手上的粉弄得到都是,把我抱起放在桌子上。

我坐在那後,他把我的腿大大的分,我的大腿根沾了丈夫的精液和我的淫水,毛都被黏黏的西粘在一起,一片狼藉。我「我先洗一下」,作家把伸向我的唇,整嘴在我的道口,一下一下的舔了起,我被完全呆了。

他不停的舔著我的毛、唇,所有的液被他舔得一乾二。等我回神,他已集中在我的小唇和核上,滑的舌滑我的敏感地,一股燥道深到了,我得大叫了出。我的叫更加刺激了他,他把舌成肉,我的道口伸了去,然後再退出,用舌尖擦我的蒂。我的叫一高一,我的淫水一滴一滴的流入他的口中。

也不知道了多久,他於拿起他的男根,一下子根插入我的中。他的比原大了多,而且非常硬,巨大的肉了我的小穴。著他狠狠的插入,他的一下下碰著我的花心,一有巨大快感罩了我的全身,我忘了我是,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,只得眼前一片光明。我小的叫著,我的男人力的抽插著,我只希望一切都不要停止。

著他的物在我的深猛烈的跳,他射出了他的精液,我因而流下了眼。他保持原的姿抱著我,我一不的呆了很久才分。看著他的的滑出我的,我了一「你。」是我有生以最快的一次。

我他「你什今天如此猛?」他告我,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熟悉的女人在他面前和人做,因此十分,而且回肉是他持久。我他什是回肉?他告我,女人和的男人做完後,精液和淫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像回肉一好。我後,得大了嘴。

後他告我,他在城深住在的少。少常在和丈夫做完後,偷偷地又溜到他家和他,久了,他就上了回肉。

此以後,只要海海和我做,完事後我都爬到作家的床上,享受一次回肉我的幸福光。

作家後一月,我一次也有去我公公的床上睡。天,我公公晚上拴,我去找他。好海海天同我了一次,完事後他呼呼睡去,我披上一件短褂,子也有穿,偷偷溜下了炕。

到公公的房,公公已好了,他赤身仰在床上,物已半的了起。我爬上去,趴在他身上,用手助公公的滑入我的道,然後起屁股,一上一下的套弄起。

我一慢慢的玩著,公公一我有了新情人就忘了他。我猜公公已了我和作家的流事,一不的只管屁股。公公「只要你高,海海看就事。只是太勤了,以免累了。」我「男人只我更有精神,不得累。」公公「是我把你成一小淫了。」我了笑了起。

自公公上了,我就有在他身上得到快感,不,想到公公年我的恩情,我是持常他性的快。公公已不射精了,有我要很大的才能把他半的放入我身。我要不停的用起死回生保持他的勃起,但和他在一起我比放,著他一些下流的笑,我很足。

我玩了一多小,公公累了,天也很晚了。我把公公的肉我的肉抽出,爬下炕,他好被子,公公立刻像孩子一睡著了。

我得再穿衣服,拿起衣裳,上走了出。一身,一人把我抱住了,我被得差一叫起。等看清是作家後,我的成尬,光著身子公公的睡房走出,一切解都有用了。

作家一句也不,拉著我就到了他的房。一到床,他把我放倒在床上,分我的大腿,立刻吻起我的部,我全身一,公公身上得到的弛一下子又成。我逗著作家「可是味回肉啊!」一句把他的成狂,我一次又一次的再了高潮的光明地。

直到天快亮了,作家才停了下。然後他告我,他所出的我光著下身入公公的房,然後他就在房口一直等我出。想到我和公公的一多小,有人在口一直著,我的煞地臊了。

作家著我,我我和公公的流事,我「天快亮了,我已著和三大男人做了一整夜的,也有累了。於我和公公的事,我明天一定你。」

(三)女

我是18那年夏天嫁海海的。海海的家我家很近,我是父母下的女,小青梅竹,一起大。海海的早已去世多年,家只有他和他的爸爸人。那日子得,本是要等年好新房子後才我成,18那年海海被征要去兵,公公怕生意外,也想早一抱子,我就在海海去部前一多月匆匆了喜事。

山人的喜事很,村人都聚到新郎家吃一的喜酒,天一黑人就散了。我不灌新人酒,也不洞房。知道新人等了十年才等到一天,就小夫妻早一去爽快。

但是婚的第二天才是大日子,村人一大早又聚,小孩喜糖,老人找回喜宴上借用的自己家的家什,姑娘和小伙子分等著逼新婚之夜的。每人都等著看一物件,那就是女。

女是一大新白棉布,洞房之夜在新娘的屁股底下。新婚之夜新娘被苞流出的血了白棉布,便表明她是清白之身。如果新娘早已失身,她也用浸了血的棉花混去,或者刺破手指抹在白布上。

年人不假,老的村人新郎和新娘的眼神中看出真假,也血的形上看出破。山人流事很容,但女有烈的著,不清白的新娘一子都抬不起。即使成功的了人,做假的新娘一子也不踏。女是山女人的鬼。

我婚是女,管海海天天都仔地研究玩弄我的部,他有破我的身。他常常也把一支著我的小道口逗弄我,但他指天誓有弄破我的女膜。他我的私的每都很熟悉,我也只好信他了。近苞的大日子,我是十分。

天黑,喝喜酒的人就都散了。我公公道了晚安,就急忙入我的新房。是新房,在只是把海海住著的一大屋用薄薄的草分隔。公公住在外,我的新房在,出要公公的炕前。薄薄的草能透光,任何音更是得一清二楚。

我入,一句也不,只是傻傻的互相看著。突然,海海抱起我,下就把我扒得精光,然後我赤身爬到炕上。我曾次裸相,可今天海海像是了人,他有一,拿起白布平在一,把我抱起放在白布上,就立刻我的腿大大的分,然後跪在我的大腿。之後就火的棍一硬的在我的道口,我有反,他就一下子穿透了我,一股心的痛部上。而後他便抽出他的物,再狠狠的一插到底,每一次我都痛得心。

我想到期盼了十年的美事是如此的痛,也想到我的海海我如此粗暴。我用拳狠狠的捶他,他毫不理我,在我抽插著。

一後,我感到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猛烈地跳,一流在了我的深。他在那,享受著他的射。的跳停了下,他又始抽插,只是次柔了多。他的精液滑了我的道,他的柔了我的痛楚,我感到一麻。

他的物得稀,我面滑了出,再也插不去了。海海把我抱起,抽出在我屁股下面的白布,用它擦了擦他那的肉泥,然後再擦我的穴口,之後他展我看。只白布的中央一大片血,周散著大小,海海的在布的一角留下的白斑著血,我的穴口留下的是白液成的粉。看著像一的女布,我哭了。

我就不停的哭,海海趴在我的身上,一我擦眼,一的拍著我。了好一,我止住哭泣,我感到海海的西在我的道口又硬了起,我好白布,他又入了我。次他的硬棍很利的就去了,我有感到痛,只是一麻。他一下下柔的插入,我的麻到了全身,心都麻了。了好久他才跳著射入我的花心,我他咧嘴笑了笑,感到全身的足。

我的麻退去,海海的肉棒在我面又硬了。他插了下,我又始全身麻。海海著狠插了我一下,我的全身一震,我如此反,他始大力的猛插我。我的麻一浪高一浪,淫水始不地流出,滑的感使海海更大力猛插我,胯下肉球砸在我的部出「啪啪」的,我都不上隔壁的公公了,只是使互相迎合。

突然,我全身像一,一,同我大叫了出。我的叫了海海一跳,停了下,我想住嘴,可是太晚了。隔壁的公公什,海海又抽插起。不一,我又的叫出,海海也不管了,越插越狠、越插越快。我的淫水越越多,整屁股都泡了。我叫得也越越,我想不叫,可是管不住自己的嘴。

於,海海叫了一,始了源源不的。之後,他在我身上,休息了好一子。了一,海海了,支起身子又想再。公公始在隔壁使的咳杖,暗示我天太晚了,我只好停下,著巨大的足和一憾,很快入。

早晨醒,天已大亮了,我叫起海海,他一醒上又硬了,立刻插入我。公公又大咳杖,隔著「村人快了,要海海拿出女。」我意到公公怕我的淫液白布,未乾的痕村人笑。看公公得我的每一,想法我的通。

海海出我的女,回身又再插入我。不一,院子有人了,海海急著出,拚命的上下猛砸著我。好不容易他射出了,不及清洗自己,我穿上衣服走出。著腿的淫液,站在院看人我的女,我的到了脖根。

我的女被在一根子上,大量的淫水和著血在上面印出五六色的案,人仔的研究著每一理,想像著昨晚上面的流。我海海一出,人就把我分起,女孩著我拷次?感?很多。我只告他三次,分前的一次不好意思出口。到感,我只第一次痛,第二次,第三次了天堂。

老人著公公,多年有完美的女了,公公的笑容在上。小伙子海海眉色舞的神吹,海海的自豪也在上。只一晚上,我姑娘成了少。看著公公和海海上的笑,我知道我女的血我在家打下了良好的基,好日子始了。

女,我曾恨你、怕你;在,我你,美的女。

(四)公公的物

自我的作家情人了我和公公的性事後,整天就著我一段流事。我的公公是一山人,我不意作家把他想像成一下流的老,只好把一段故事道。

我婚,因丈夫海海很快要兵走了,不海海再管田里的事,只一心在家陪我。我的新房和公公的房子只隔了一薄薄的草,透光更往音。想起新婚之夜我的叫和公公的咳杖合在一起,我每次遇到公公的眼睛就。

後,我和海海量在白天,等公公下田後拚命做,到晚上我的精力也耗得差不多了,就不吵到公公。海海竟年,又是新婚,精力恢得快,有睡到半夜醒,他再插我,搞得我地大叫。最麻的是早晨,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